昭奚旧草到底在讲什么,昭奚旧草讲的主要内容

“有怪踩月而来,美如秋水,清如山河,生呆若木鸡,爱而不能忍,甚倾之”

爱到何处,已不能忍受咫尺之距。甚倾之。 生甚倾之。

“我与梦中的小小姑娘说,等她长大了,便带她去看悬崖上的红花、海底的白珠,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到身边,山高水长过一辈子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她死在了长大嫁人的那一日。”

她欢喜他,叶公好龙,他爱着她,尾生抱柱。

天下甚美。

我还肯爱这山河,

只是因为他还热切地爱着河山。

“奚山,什么是命?”

“就是任你万念俱灰死而复生,日夜不停绝望哭泣,也依旧拿它没有办法的东西啊。得不到的就是得不到,那样东西卑鄙地诱惑着你,背对着你却几乎笑得喘不过气,它对所有有资格得到它的人共享欢愉,共分秘密,一同看戏,看着你,而后转头告诉那些人,瞧,那个小傻子,也妄想得到我呢。”

君当如何,妾当如何。君是乱臣,妾做贼子。

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,做个他,像他待我那一辈子。惟愿他,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,被钟爱,被安排

我也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,预备嫁我价值连城的掌珠。

三娘低声道:“我与山君不同。我喜欢的人若是也喜欢我,便只能喜欢我一人。哪怕他喜欢旁的女子只是一时一日,我也断然不会让他好受。他喜欢我不能是最喜欢,更不能只是浅浅的喜欢,最喜欢时还有次喜欢,浅浅喜欢我那深深喜欢又给了谁?他只能喜欢我。”

若问栽树为何故,

植成此乔可参天。

以前我不信神,因为信了神,

就要相信报应。

我害怕报应,所以不想信。

后来神果然没来,但报应先至。

奚山望岁三百年,

公子扶苏胡不归。

前世今生一双人,

生死轮回未央情。

没有瞧见她的时候,天下倒还是个天下的模样,她死了,天下变成了一桩桩琐事。

从此我活着仅仅是为了熬完最后的日子,不管二十岁还是六十岁。

我的爱比别人廉价,满了便溢,没什么可惜。因我知终有一日,它还会满。

她说:“我就此消失,祈求奚山君夺去我在你脑海中的记忆,这样,你此生,便可如高岭之雪,不受玷污,成为第一等诸侯,得到第一等封邑,娶得第一等娇妻,福寿双全。”

风起云涌,屏风渐渐随着风化,屏风内的那张干净的面庞也随着屏风一寸寸变成沙尘。

她说:“谢良辰,我知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,不该奢望。可是,你何曾配得上过我那样的喜欢?故而,打从今天,从这一刻钟,从我们初初见面的那一眼,从夏虫鸣了,桃花散了,竹叶青了的时候算起,我们两不相欠。”

本是深闺梦中人,日头月头霞光雾霰万象变幻,自哂自嘲自污自怨不自量力,不过是,怕人听见。

你怨我欢喜得卑鄙,欢喜得浅薄,可是你前生,又爱我到如何,才教我今生从头清算,迎头一棒,鲜血淋漓,这样去还。

他一直等着,待到下辈子,他与她不亏不欠了,便莫要欢喜过甚,钟情过疾,骄傲过命,只是结个良缘,也能好聚好散。

他带着千方百计,阴谋阳策,堪堪呼喝随身内侍扶正发间的那顶珠冠。

也只是一垂头,含笑落泪。

再抬起头,已是一目千里。

可是他还是来不及,

好好地,好好看她一眼。

.我在等她发现,轻轻喊一声“哥哥”,我便好装作不大喜欢她,牵着她的小手回家。教她读书识字,也为她讲些故事。耗着年头,一日日地,累积溺爱。

有许多人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,我是天下第一好色之徒,故而我比她们都爱。爱到你老了、死了,你还是你。可我是凡俗之人,你若化成灰尘,我何等束手无策。上天不必如此嘲讽我,我的爱是这样世俗,因你美貌,因你神气。而今只愿你能好好活着,活成我喜欢你时的模样,那么你不喜欢我又如何?我喜欢你却从未觉得你也喜欢我便是最好结果。

虽则天常有不测风云。

我也曾想,我若为天,该有多好,定善待他终生。

我若为天,他的磨难中总存一线希望,痛苦中还有转圜。这世上神话故事颇多,每一桩,都是我来演。我来做山,做海,做泥荷,做蝼蚁,苍天有束光可偷,我也偷来,予他做个冠带。你何必惊讶他竟不能处处识得我,也不必知道,这样的强制安排不是为了满足我的爱,而是为了想要他还能笑出来。——奚山君

“我等了四十年,她都没来。她不会来了,你放心,这世间哪一处哪一年哪一日都会闹鬼,却不是太丘宫中的每一年的今日。

她不来的,夫人放心。”

她不来的。

既已如此,三娘,莫再回头

你我夫妻缘尽

你莫回头瞧我

我亦不再瞧你

我入仙道,你入轮回

你我,再无相见

再无回头之日

我待你并不好。我时常与你对着干。我十五六岁时,小心翼翼地讨好你,只是怕你一不留神便生吞了我。我举步维艰地活着,只是为了摆脱你。等着十七八岁,略通人事的时候,我又喜欢上了旁人家的姑娘,便更想摆脱你了。可是,你嫁给我的时候,我真真切切地欢喜,真真切切地想着,以后天冷了、热了,无论去哪里,我都带着你。当皇帝了,我们一处去,当叫花子了,我还背着你。我们走遍名川大山,因为世间美景不是为帝王而设,而是为了神仙眷侣。——扶苏

她用一双眼望着苍天,与它对视。

她说:“我幼小的时候,曾求你仁慈,后来长大了,便不再求你,因为我通晓了人事,知道求你也无用。求你只会让你嘲弄我、轻鄙我,求你只会让你知道我的弱点,知道我在乎什么。我的孩儿们小时候,我都曾拉着他们的小手,站在空旷的天地上,向你叩拜,我求你保佑他们好好长大,不要像我一样,我求你赐给他们快乐而勇敢的心,无论命运怎么捉弄都不会丧失希望。我所要的不多,并……不多啊。

是啊,我输了,你赢了。我敌不过命运,我以人智,妄想换天。可是,那又如何?那又能怎样!”

“云琅你这个油盐不进不长眼的乌龟儿子乡巴佬,我堂堂三国之主瞧上你,你当真以为你祖爷爷祖奶奶没有烧出几百根高香?!我若如历代公主脾气,这会儿你早就被先奸后杀沉了塘!你素来不肯撒泡尿照照,我这样如花似玉、弱柳扶风、油头粉面、不胜娇羞的姑娘看上了你,你还真以为是自己好成谪仙了。拿着黑底锅挡头,你好大的脸!看上你是我瞎了眼,你他娘的也瞎了眼不成?”

弱柳扶风?油头粉面?不胜娇羞?

隔壁院子里的几个低等官员憋笑憋得难受,相互挤眉弄眼了半晌,瞧向主位上峰,那秀美儿郎倒还面色如常,一边翻着文书批阅,一边淡淡笑了,“殿下的学问进益了。”

他得庆幸,此后再无人揣摩石碑上的最后几字。

“植,三百年,嫁乔荷。”

可阿植死啦。

从不知相思,安知相思死。

有些时光太远,我瞧古书只有粗陋几言,譬如我妻阿植,也只是短短两语:“元后奚山,荒无踪。生子凤奴,日下无影。”

此后余生,我已不大爱翻书卷,搁置了海棠花枝做了书签,等待来年,可来年还是那一页。

想了想,停在此处,便好。

不必翻到翻不下去,一片空白。

我与阿植相决绝,长此以往,醒如白布,不复相思。——扶苏

奚山君喜欢看人,他却不大喜欢。奚山君皆因不懂,她满满天真总装得世故,可三百年又何曾入门。他却因为太懂,满满世故作白衣少年,十几年已是风霜眉眼。世间不由得人低头,人似豺狼形,皮越发厚,嘴异样软。一低头,高高在上还是深深低贱,生生不息,满眼都是得不到将来的痴怨。

“我一直想要一块盖头,我曾经无数次想过,我那身着红袍、发束金冠的夫君挑起这块盖头的时候,我一定要清清楚楚看着他,和他从此长长久久在一起,然后有了孩儿,我教我的孩子读书,他便教他懂得世间道理。若我有妇人之仁,宠坏了孩子,他也许还会连我和孩子一起训斥。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能一直瞧着他,我想我会一直微笑。”——成泠

“元后娘娘是好,可是陛下,奴才斗胆问一句,她那样好的时候,您在哪儿呢?”

她那样好的时候,您在哪儿呢?

忍冬所能想到的最大的悲剧,不是云琅从未喜欢过自己,也不愿娶自己,而是,他不会喜欢任何人,不愿娶任何一个女子。任她们从十八岁喜欢到几岁,无论她们怎样努力或者假装不努力,都没有用。

“云卿,针无法使你感到疼痛,太阳无法暖热你的肌肤,至于从不能超脱五行的我,又还有什么办法呢?”

天下万民皆知,云琅是我青城心心念念的情郎。吾与情郎心意相通,他平生知己只我一人,他是我,我也是他。尔等今日烧他衣衫不过懦夫行径,何不妨烧我这三国之主泄愤?

——青城

“寡人身为成家人,便知此生六十年,一年三百六十日,一日十二时,欢愉不过是蜉蝣之一瞬,快乐不过一年之几日。没有瞧见她的时候,天下倒还是个天下的模样,她死了,天下变成了一桩桩琐事。从此我活着仅仅是为了熬完最后的日子,不管二十岁还是六十岁,她不可恨吗?寡人多希望掐死她。”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